没想到,这部高分日剧这么快就打脸996了!

更新:2019-04-20 09:35:12 应届教育网

《没想到,这部高分日剧这么快就打脸996了!》是有应届教育网(www.yjiedu.com)为你整理收集:

好开心!终于迎来了平成最后的春季档日剧,现在看起来还是超多亮点的!

山下智久在科学推理悬疑新剧《胜券在握》里演了一个类似科学怪人似的角色,颜值还是非!常!能!打!啊!

天海佑希主演的《紧急审讯室3》和西岛秀俊主演的同志剧《昨日的美食》,在豆瓣上都保持着8.7的分数,也是目前春季档的最高分:

还有二阶堂富美、龟梨和也、江口洋介担当主角的翻拍剧《草莓之夜·英雄传》,以及福山雅治、神木隆之介搭档的,即将播出的全新喜剧《集体降职》,同样也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

但最近一段时间,吸引到我的春季档新剧,其实是由吉高由里子和向井理主演的《我,到点下班》。

刚开播不久,只释出一集,豆瓣8.4分,也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当然,这个剧能如此吸引人,首先就是它的剧名了。不得不感慨,日剧的剧名现在是有多么直抒胸臆了。

是的,你从本剧的名字就能感受到,这部剧有多应景了。前两天我们还在谈福报和兄弟。结果就有这么一个剧跑来硬杠996,到底还想不想要做兄弟!

《我,到点下班》改编自日本作家朱野归子的同名小说,故事讲述的也是社畜的日常生活。不过吉高由里子饰演的主角东山结衣,可谓是社畜中的一股清流。

身为日本第二大网页制作公司的项目总监,她坚守着按时打卡、到点下班、休完所有带薪年假的工作原则,在充斥着加班的苦逼氛围的办公室里,属于异类一样的存在。

每到下午六点,东山立马拎包走人,绝对不拖泥带水。

当然,她每天下班后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就是下馆子喝杯半价啤酒,吃屉小笼包;

要么就是和男友约约会,共享二人世界:

东山这种“公私分明”的生活方式,在日本社会普遍加班的大环境下,很容易被扣上一个“工作态度懒散消极”的帽子,用当下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她就是废青本人了吧?

经常在一家餐厅吃饭的老熟人揶揄说,就你这样,还怎么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啊?

她也自得其所,直接回怼,你看我这个样子是求着升职吗?

上班好好工作,全力以赴;下班认真生活,岁月静好——这种看上去“不够上进”的生活工作理念,其实没有任何可以指摘的地方。

但是东山的同事,同为项目总监的三谷,就特别不能理解。

三谷完全是东山的反面,为了赶进度常常加班到深夜,还拉着同组的新人一起加班。

工作没做到位就一顿严厉批评,还要求新人要提前规定上班时间半小时打卡——相比之下,在东山手下做事的新人,简直不要太幸福!

三谷的身上,有太多可以一眼看破的问题,比如领导方式很教条很笨拙,工作不够有条理并且过于低效。

但相较于东山,三谷的工作状态才是现实职场中更普遍存在的日常啊。

并不是人人都天资聪颖,大部分没有天赋的人都选择以勤补拙的道路。

在这条路上,一个普遍的认知是,付出的越多,得到的越多,所以很多人像三谷一样,尽可能地把更多生活让位给工作,用时间堆积出成果。

而一旦这种方式有一点点的成效,就会被原封不动地传授给新人。

三谷从上学的时候就在拼命努力地打时间战术,所以她也自然而然地以相同的标准,去要求手下的新人,让不够勤奋上进的新一代后辈更加努力地工作,哪怕加班也在所不辞。

因此,三谷对东山的不理解中,有羡慕嫉妒,但更多的是惊讶——为什么对方能如此潇洒地下班?为什么她一定要把工作和生活分割得那么清楚?

其实三谷内心的惊异和好奇,一点都不夸张。毕竟日本职场中,加班早就是不成文的隐藏规范了。

《我们无法成为野兽》、《我想一周休四天》、《不干了,我开除了黑心公司》、《我在一家黑公司上班,已经快撑不下去了》这些社畜题材的影视作品,已经向大家展示了日本人太多的加班日常。

而且,光听名字就知道人们对上班的怨念了…

“越忙的人越有成就”,这在讲究员工对企业忠诚度的日本,已经成为了约定俗成的“真谛”。

东山并非从一开始就“修炼”成了现在这样的佛系青年,初入职场的时候她也是一枚苦B的社畜,每天被催着要材料,被骂做事磨叽。

以往作品里的日剧跑都是浪漫动人的,这里的奔跑则意味着主角所经历的噩梦——

有一次东山着急跑着处理工作的时候,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成重伤,这才引发了她对工作和生活之间如何平衡的反思。

这个角色,多少有着对现实的投射。

2017年日本电通公司一位女职工自杀身亡,这个24岁的女孩才刚刚入职半年,每月加班时间长达100小时,也就是说,每天有至少超过3小时的加班。

也正是这起事件,引发了日本社会的关注和热议。直到《我,到点下班》开播前的4月1日,日本政府才通过,并且开始实施针对国内大企业的全新工作制度改革方案。

里面提到,员工加班时间一个月之内不能超过45小时,一年之内不能超过360小时,即使企业正处在繁忙的特殊业务时期,一年内的加班时间也不能超过720小时——如果超过的话,企业会也受到相应的处罚。

这就是剧中餐馆里那对中年社畜提到的“劳动方式改革”:

说到这里,两位老前辈还是狠狠感慨了一下当年自己多不容易:

结果被女主一句话打回原形:

其实无论是到点下班的东山,还是疯狂加班的三谷,每个人的工作方式和做事态度,都属于个人的选择——不存在孰优孰劣,也没必要上纲上线。

所以说,网上被大家强烈抵制的,是被制度化的996。违反劳动法不说,更可怕的是,任何事物一旦上升到规章制度的层面,就意味着抹杀个人选择的自由。

虽然很多支持996的商业大佬,日后解释说,并不是强制实行996的工作制度,但是欣赏那些自愿把大部分时间扑在工作上的人,还认为工作的时长与奋斗拼搏努力的程度是成正比的。

某位大佬更举了自己创业一天只睡两小时的例子,最后怒其不争地说“混日子的不是我兄弟”。

但《我,到点下班》用实例,打脸了这些“996=上进=成功”的说法。

要知道,长时间的工作,并不代表着高效率。

就比如东山,每天工作8小时,也能在规定的上班时间内,把事情做到井井有条。

很多看过剧集的观众会说,只有东山这样有颜有钱有地位的人才敢到点下班,底层社畜根本没资本没底气拒绝加班。

但这部剧并不是想要劝社畜及时行乐,享受生活,而是想要通过这样的个例,让大家能够有机会去思考,什么才是幸福的生活,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

无论是自愿加班,还是按时回家,有选择幸福的自由,才是最重要的。

除此以外,这部剧也向大家抛出了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我们对成功的定义,到底什么?

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片面单一的成功范本。商业大佬们认为“干出一番事业”的成功,本质上也无非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不可能取代每个人对成功的定义。

看上去不够上进的东山,难道就不能算是成功吗?

通宵连轴加班的三谷,难道就很幸福吗?

所以,加不加班与是不是996,和成功与幸福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必要或绝对的关联啊。

《我,到点下班》虽然只播了一集,但故事到目前为止,也非常高效地解决了东山和三谷在工作方式上的差异和矛盾,两个拥有不同理念的人也可以坐下来相互理解和包容。

而且第一集的结尾,留下了很多悬念。

比如东山的新领导,看上去是个爱和稀泥的老好人,但其实是个不容轻视的狠角色,他会在未来的工作中给员工找更多的麻烦吗?

还有第一集后半段引入的一个新角色,内田有纪饰演的贱岳前辈,刚刚生完孩子又迅速回归职场,从第二集预告看来,后续会有更多关于她在工作与家庭之间进行取舍的情节。

这也是我比较期待的地方。

说到职场女性的取舍,就不得不提一下剧集两位女编剧奥寺佐渡子和清水友佳子了,前者创作过《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狼的孩子雨和雪》以及《为了N》等等作品,两人之前也合作过日剧《逆转重生》。

《逆转重生》

在《我,到点下班》中,她们在探讨社畜问题的基础上,为故事加入了更多女性化的视角。

其实说白了,这也是一部职场女性剧,讲述的也是女性在工作中的不同选择,强调的也是由各自选择延展出的不同生存状态。

总的说来,它是展示而非批判的:

有的认真生活,不代表她选择平庸;有的努力工作,不代表她野心勃勃。

而贱岳面临的困境,也是职场女性的永恒话题。

明明法律保障日本女性拥有长达三年的带薪产假,但是很多人还是选择生完孩子后,迅速回归工作岗位。

原因很简单,怕离开太久被人遗忘,也担心被其他人取代。

从贱岳与东山的交谈中,得知她在生产之前,对工作也是相当佛系。

然而休完产假的她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主动要求加班,在社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但相比东山和三谷,贱岳也面临来自家庭以及母亲这个身份所带来的更多压力。

东亚国家中的传统家庭观对女性拥有更苛刻的要求,成为贤妻良母对于女性来说,或许才是更普遍更稳妥的生活目标。

而剧中贱岳一家“女主外男主内”的家庭结构,不仅要面对外人的质疑,也要经受家庭内部的矛盾。

在这方面,《我,到点下班》会带来什么新鲜或犀利的思考和探索吗?

总之,勾起了这么多的好奇和期待,这部剧还是值得继续追下去的。

至于今天能不能到点下班,希望大家看过之后都可以作出不亏待自己的选择吧!

以上关于没想到,这部高分日剧这么快就打脸996了!的相关信息是应届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