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019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_规定是多少

更新:2019-11-27 15:39:48 应届教育网

《 2018-2019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_规定是多少》是有应届教育网(www.yjiedu.com)为你整理收集:

从4月1日起,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从2300元调整到2420元,增加120元,上调幅度约为5.2%;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从20元调整到21元。

月最低工资标准适用于全日制就业的劳动者。本市月最低工资标准不含劳动者个人依法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劳动者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费,中夜班津贴、夏季高温津贴及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环境下的岗位津贴,伙食补贴、上下班交通补贴、住房补贴也不作为月最低工资标准的组成部分。

小时最低工资标准适用于非全日制就业的劳动者,即在同一用人单位一般平均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4小时,每周工作时间累计不超过24小时,不包含劳动者个人和单位依法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每年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都会引发职工与企业的集体关注,或多或少,今年又有哪些变化?

  1、调整幅度“少”了增值多了

随着今年3月21日上海公布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今年明确要调整最低工资的省市已经增至6个,而在此之前,江西、西藏、辽宁已经自今年1月1日起完成了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2月1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下发《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调整全区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明确即日起调整全区职工最低工资标准,一类工资由此前的每月1400元调整为1680元,每月上涨280元,调整增幅为20%,为目前调整幅度最大的省市。

乍一看,上海5.2%的上调幅度与广西20%的上调幅度有一定的差距,但事实上,上海对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反而增值更多。劳动报记者从上海市总工会保障部了解到,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影响,去年,甚至包括2016年,全国多地区没有调整最低工资标准,31个省市中只有约三分之二的省市进行了调整,另有多个省市直至目前尚未明确进行调整。近年来,上海除了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暂缓调整最低工资水平,其余时间都延续着一年一调的基本规律,还有一年甚至调整了两次。由此看来,大幅度的调整可能是几年未调的存量累积,“小步快跑”式的延续增长能给职工带来更多的获得感。

此外,就数值上来看,上海2017年的最低工资标准为2300元,位居全国各省市榜首,由于基数大,即使是百分之五的增长,上调金额也已经超过了百元,以百元以上的幅度增长,在全国范围内,应该也属于涨幅前列。

最低工资的调整是在物价上涨的大环境下,保障职工基本生活需求的一种应对,就此次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与上海物价上涨幅度的比对情况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去年的物价指数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CPI)比上年上涨1.6%,上海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增长了1.7%。其中,食品烟酒类价格指数增长1.2,衣着类价格指数增长0.5%,生活用品及服务价值指数增长1.5%,交通和通信价格指数增长0.7%,居住类价格指数增长1.7%,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指数增长0.9%,医疗保健类价格指数为6.6%,上述数据中,除医疗保健类价格指数,其余各项指数增长均远低于此次最低工资标准的提升幅度。

“基于以上几点,最低工资水平的上涨不能简单地就数值进行区域横向比较,应该综合全面地看待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上海市总工会保障部相关人员介绍。

 2、个体议价的少了行业集体协商的多了

最低工资标准是考虑到弱势群体受学历、就业能力等影响,缺乏议价能力时发挥效用的兜底机制,是企业无法逾越的法律底线,也是低收入人群满足基本生活最直接的保障。

有一项调查显示,按最近工资标准领取工资的人数比重与文化层次成反比,随着文化层次的提高,人数比重逐步下降;此外劳务派遣职工按最低工资标准领取劳动报酬的人数比重明显高于合同制职工;就行业和岗位角度来看,按最低工资标准领取工资的职工大多集中在制造业、服务业、批发零售和餐饮住宿业的生产一线及辅助岗位。上述这些职工,或是因为在单位的身份特殊,或是因为所从事的工作技术含量不高,自身文化程度受限,通常在企业中人微言轻,没有选举权,与企业的工资议价能力十分有限。

2016年,上海市政府下发《关于深化本市养护行业市场化改革提高一线职工工资水平的意见》,针对环境卫生行业、绿化养护行业、河道养护行业、道路养护行业和管道养护行业等几大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的服务行业一线职工收入提出明确要求,在养护行业建立行业最低工资制度。根据本市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情况,结合行业实际,逐年提高本市养护行业最低工资标准,在2018年前,使行业最低工资标准逐步达到不低于全市最低标准的120%。

“这几个行业的业务开展大多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展开,市场化程度相对较低,一线职工的收入很难通过市场调节手段实现,因此,政府部门希望通过下发指导意见、推动集体协商等方式,最大程度地保障一线职工的权益。”上海市总工会保障部相关人员介绍,探索并逐步建立行业最低工资制度,不仅能从根本上改变工资等涉及职工切身利益的事情企业单方面决定的状况,使劳资双方共同决定成为一种制度安排,还能兼顾行业差异,保障不同行业职工特别是一线职工获得与本市经济和行业发展相适应的工资收入。这在议价能力相对较弱的职工群体中,优势更为明显。

  3、招聘启事上出现得少了合同上出现得多了

经常接触招聘市场,或是浏览招聘网站的人或许会发现,近年来,以最低工资水平招募人员的企业越来越少,甚至基本看不到。劳动报记者在搜索保洁、保安、普工、餐饮服务员等过去工资常年贴着最低工资“低飞”的工种时发现,月薪基本都以2500元起步,且月薪区间在2500元-3000元之间的岗位数在总岗位提供数中占比极低,月薪区间在3000元-4500元之间的岗位数最多,4500元-6000元的岗位数次之。该调查结果也与去年人力资源市场的统计数据相匹配。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8月,上海人力资源市场各类用人单位发布的招聘岗位,平均招聘月薪为4630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8.8%,总体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即便涨幅不小,从增长速度来看,当前招聘月薪与去年同期相比8.8%的增幅,还是略低于近年来上海人力资源市场年均增长9.6%的平均水平。

“去年市场内的工资起步价早就涨到了每月3500元,这指的是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普通工种,比如服务员、保安等。像电焊工之类的技术工种一般月薪都在6000元以上,还得包吃住。快递和外送员就更不用说了,工资更高。”承接了多项劳务外包项目的翁先生介绍,如果招聘启事上,贴的月薪是最低工资,应聘者看都不看一眼,如果招的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即使开4000元/月的工资也很难招到人,因此,有些企业为吸引人打擦边球,索性把税前工资贴在招聘启事上,实际工人到手的收入并不一定高。在这样的环境下,近两年翁先生的业务重心不得不从原来的环卫、保安等市场向快递、外卖市场转移。

翁先生的说法有一定的依据,据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8月,上海人力资源市场求职者的平均期望月薪为4474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8%,与五年前同期相比增长33.6%,年均增长5.9%。许多职工反映,房屋租赁价格和物价的上涨,让他们拿着最低工资生活压力巨大,这也迫使他们在择业时更看重企业是否提供食宿条件。

虽然,在招聘启事上,最低工资的出现率低了,但并不意味着最低工资标准从这些技术含量较低的工种中彻底消失,它更多地出现在了劳动合同的“基本工资”一栏里。从近年来到本报信访窗口的职工情况来看,保安、技术普工等岗位的基本工资都是最低工资标准水平,他们的收入构成除基本工资外,还包括各类津贴,以及“不菲”的加班费,例如一个产线工人每月的收入6000多元,其中近4000元可能都是加班费,由于经济补偿的基数不包括加班费,这种工资与加班费倒挂的现象使得近几年来,在解除劳动关系时,企业和职工就经济补偿的金额始终无法达成一致,也迫使职工为得更高收入,不得不主动要求加班。

4、拿最低工资的人少了企业关注度多了

虽然,按最低工资标准领取劳动报酬的人员逐步减少,但这并不妨碍企业及HR们对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保持持续的高关注度。

在传统制造企业摸爬滚打近二十年的资深HR总监林女士透露,过去,每次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她都会要求具体负责薪资绩效、社保缴纳的相关人员及时跟进,排查公司里薪资为最低工资水平的职工人数,及时调整工资的发放,同时,核算薪资略高于最低工资水平的职工情况,了解其调整社保基数后,税后工资是否高于新的标准,以避免不必要的争议产生。近两年,随着人力市场薪酬标准的提升,企业里实际拿最低工资的职工基本已经没有了,但每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了没,调整了多少,幅度多大,林女士仍然会时刻“盯着”:“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是综合考虑低收入家庭基本生活费用支出、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平均工资、经济发展水平、企业人工成本等因素计算出来的。因此,最低工资标准为整个社会提供了一个参照,标准提高了,社会整体薪酬水平也会随之提高,企业的职工便会提出涨薪要求,即使我们公司不涨,其他企业的同岗位薪资上涨了,市场也会倒逼我们上调职工薪资。在这个过程中,怎么涨,涨多少,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可以作为一个参照和依据,当然,这也是进行工资集体协商时确定工资涨幅的重要参数。”

某快消企业HR总监薛先生就个人对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关注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阐述。他介绍,在很多企业中都设有销售或推销等岗位,从事这些职业的员工的基本工资往往就是参照当地的最低工资,大部分收入是由销售提成构成的,如果销售业绩不理想,那么有可能就只能拿到最低工资。因此,最低工资标准的调整对这些销售岗位人员来说也有较大影响。这也是企业要时刻对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保持高敏感度的主要原因之一。

林女士和薛先生的说法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根据上海市总工会的调查印证,近八成职工认为,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对提高劳动者工资水平有作用;近四成职工认为,最低工资标准上调是推动自己工资增长的最大因素。

  5、硬性侵权争议少误解引发争议多

每年,本报信访室都会针对各类投诉案件数量进行整理,根据近三年的数据反馈,直接涉及最低工资问题的投诉数为零,但与最低工资问题关联的隐性侵权事件虽然不多,仍时而有之。

例如,不久前,一名保安到访本报反映,其月收入按天计算,每天到手工资为150元,但公司不仅要求他们每天工作的时间满12个小时,还休假甚少。这名职工给自己算过一笔账,他按照综合工时制计算,一个月到手工资虽然有4500元,但工作时间却要比规定时间多出一倍,即使不算加班费,他每月的工资也应当高于4600元。基于现实情况,他认为自己的实际收入是低于本市最低工资标准的,于是便来本报咨询。

还有一名职工因为在2月期间,除去春节休假,企业因人员受限,索性停掉了几条生产线,这直接导致该职工当月工作时间不足半个月。当他3月月初拿到2月的工资时傻眼了,原本就不高的工资被“切”去了一半,具体数额直接“掉”到了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以下,为此,他认为企业的做法不仅侵犯了他的权益,也违反了上海对最低工资的相关规定。

针对最低工资问题,《劳动合同法》中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的工资,不能低于当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倘若用人单位违反了最低工资规定,劳动者可以通过劳动监察及仲裁部门,要求用人单位补发差额部分。劳动报记者向上海市劳动监察总队了解到,全市最低工资规定的执行情况大抵与本报信访窗口统计的情况相近:因用人单位恶意违反最低工资规定的投诉、举报甚少,涉及违反最低工资规定的投诉大多缘起于政策上的误解。

上海市劳动监察总队严波透露,随着媒体对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宣传力度加大,用人单位在具体落实中配合度也越来越高,很少有企业会恶意突破那道底线。就目前积累的投诉案件来看,有的小微企业因为不具备专业的人力资源管理能力,可能出现忘记调整、遗漏调整等情形;另外,有些职工对于最低工资包含的内容也可能存在误解:“有的企业工资构成分类很多,包括基本工资、工龄工资、岗位津贴等多项内容,职工误以为基本工资低于当年最低工资标准,企业就属违法,继而向我部门投诉,但其每月实际到手的工资一直稳定在最低工资线以上,这种因理解偏差造成的投诉占据了最低工资类投诉的大部分。”因此,要从根本上消除此类争议,除了在每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时,下发通知予以告知,还应当在日常加大政策的解读力度,让更多人正确理解最低工资标准;其次,企业也应当提升人力资源的管理水平,在每年几个关键的时间点前后,保持较高的关注和敏感度。

以上关于 2018-2019年上海市最低工资标准_规定是多少的相关信息是应届教育网收集并且整理,仅为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