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ottomjs'><legend id='bottomjs'></legend></em><th id='bottomjs'></th><font id='bottomjs'></font>

          <optgroup id='bottomjs'><blockquote id='bottomjs'><code id='bottomjs'></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bottomjs'></span><span id='bottomjs'></span><code id='bottomjs'></code>
                    • <kbd id='bottomjs'><ol id='bottomjs'></ol><button id='bottomjs'></button><legend id='bottomjs'></legend></kbd>
                    • <sub id='bottomjs'><dl id='bottomjs'><u id='bottomjs'></u></dl><strong id='bottomjs'></strong></sub>
                      • 喜欢“天真”两字,像露在花上,月在水中,又干净,又无邪。年龄往深处行,内心的滚烫趋于安静,却有天真,依然无邪。天真是孩子的欢颜,不经思考,不经雕琢,不掺杂世故;天真是八十岁的张允和穿旗袍、练书法、梳麻花辫;..

                      • 今年春来早。刚出正月,思绪还没来得及整理更新。一眨眼工夫,绿意滋长。桃花红,菜花黄,杏花粉,梨花白。一个忙碌而新奇的世界就在你的眼皮底下神速生长,变幻,更新。院子里的桑叶冒出小芽苞来,一天一个样。昨天还只是..

                      • 黄金有价,情谊无价。友情,是最大的财富,因为它是用金钱买不来的。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往返于市县之间,探亲访友,参加宴会和聚会。来往密切的除了亲人就是朋友,有老知青,老同事;有老年朋友,也有青年朋友;有关系密切..

                      • 宁静,是风烟俱净、天山共色的和谐吗,是云卷云舒、风轻云淡的闲适,是淡淡月色下女子轻轻拨动琴弦,是烟雾缭绕中禅师默默诵读经书。空山幽谷,一只鸟衔着花香,在树端上停驻,是宁静;夕阳暮霭,一棵草袭着素淡,在清风里..

                      • 这个夏季,我一直在期盼暑假的来临。因到了暑假,便可带孩子回老家看望母亲。想家,源于母亲日渐苍老的身影。前段时间,得知妹妹周末回娘家,便叮嘱她给我拍几张母亲的照片。当看到妹妹微信里发过来的照片,母亲在风中舞动..

                      • 故乡的夜晚,故乡的夜生活,很美。因为南水北调运河的缘故,故乡一下子就变得水气了,滋润了。农人们似乎变得时尚了,仿佛城里人的散步习惯。毫无疑问,运河一带成了沉闷的"夏"的克星,避暑宝地。村人们不再像过..

                      • 故乡的夜晚,故乡的夜生活,很美。因为南水北调运河的缘故,故乡一下子就变得水气了,滋润了。农人们似乎变得时尚了,仿佛城里人的散步习惯。毫无疑问,运河一带成了沉闷的"夏"的克星,避暑宝地。村人们不再像过..

                      • 张华是名村医,方圆几十里也是很有名气的,医术是辈辈祖传的,后来高中毕业又上了几年医专。中西医结合,应付村里人的头疼脑热的还是绰绰有余的。村里的人也对他十分信赖。他那不大的诊所里也是天天人满为患。虽说近几年农..

                      • “嗨,听说阿林疯了吗?”斌子粗粗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我正周末在家不厌其烦地听着张镐哲嘶哑着嗓子唱《好男人》。“怎么可能,阿林?”那个稳稳当当,文静和蔼的哥们?去年夏天不是在滑翔六小区的“羊不同”一起喝过酒..

                      • 我的童年总与四季的轮回紧密相连。当春天暖暖的气息唤醒了沉睡一冬的大地时,我们这些孩童便踩着松软湿润的泥土在田野里追逐嬉戏了。春天的田野总是让人欣喜的,她慷慨地奉献出了各种野菜,于是,我们在追逐嬉戏的同时也没..

                      • 头发,是构成美的一个重要部位。尤其女人,拥有一头浓密的黑发,是最大的傲骄和亮点。上帝偏偏对她不公平,她是个女人,却稀少微黄,发质还细、软没有一点光泽和亮度。脑后扎起来就那么细细的象枯瘪的灯草似的。早上扎起来..

                      • 神话里的众生,命如蝼蚁。所谓人间百态,仅仅是为了惩戒在天时的不知好歹,或是在地的又一次轮回。我们自以为是的一辈子,只不过是六道轮回中的一瞬。西游记中,真正主宰洪荒宇宙的看似玉皇大帝,但聚天地之灵气而成形的猴..

                      • 这是柏临河畔的一个小山村,地名不知是甄畈还是郑畈?村里有一户人家,夫妻俩和三个孩子,两女一男。孩子们都已长大成人,参加了工作。夫妻二人勤劳质朴,几个孩子秉承夫妻俩的优点,小日子过得虽平淡简单,无大富大贵,但..

                      • 我校“教学楼”三个大字下面,刷了一副醒目的黑体字名言。内容是:“好习惯是一笔存款,一辈子享受它的利息;坏习惯是一笔债务,一辈子也还不清。”每次看见这句警示语,我就有联想,有感触,有精神。列举几位熟悉的人,习..

                      • 多少个被痛楚煎熬的夜晚,我常常在黑暗中簌簌泪下.“我从来就不曾喜欢过你。”这是你发给我的最后一条短信息。目送你渐行渐远的身影,最终消失在浓浓暮色中,一中悲怆的情愫顿时弥漫了我的全身。认识你原本就是一个美丽的..

                      • 阳光很好,透过玻璃挨挨挤挤的洒满了整个阳台。暖的好像回到了一个月前那些秋日的午后。于是,拿了书躺在躺椅上,胳膊上擎交替着垫在头下面,身体很放松,舒展在阳光里,慵懒如影随形。书打开,看了没几页就眯了过去,无梦..

                      • 在过去的农村,家家户户都养牛。那时候,牛是一个家庭弥足珍贵的宝贝,种地、犁地、施肥、收割等均离不开它。尽管当代的农用机械完全取代了曾经的老黄牛,可过去的那些事依然记忆犹新。在我记事的那个年代,农用机械已普遍..

                      • 每一次走进这里,总是那么温馨,感觉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是那么泰然、祥和。看着宽敞明亮的大厅,一尘而不染,不禁令人心怡。坐在休闲椅上等待,喝着丽人端来的茶水,甚是舒畅、心暖。对着一个个业务窗口,见那一个个一脸..

                      • 付修忠大爷与我的老丈人同里,他所住的小屯儿,就在我的村后,不足五里,因而我在乡下时,曾多次拜访。老早就听说了,在邻村有一位赶着老牛车的农民记者,总写稿儿,只是未得一见。后来结婚后,经常往来于两个村落之间,才..

                      • 女儿暑假过来了。我在火车站迎接他们。她看到我,愣了一会说:“我不叫爸爸。”我说:“你为什么不叫爸爸呢?”她说:“我在电话里叫过了。电话里我叫得好大声音你都冇听到,现在我不想叫1后来才知道,原来当时眼前的爸爸..

                      • 近期莫名其妙地烦躁,思想特别混乱,乱得跟早晨起床头发毛糙打了结似的。用梳子梳,根本无济于事;用力过猛还不时觉得疼;要是用力扯,断了,又感觉到可惜。对着镜子,几根白头发,高傲地突出黑色重围,不和谐的银光闪耀着..

                      • 桑弘羊(前152年-前80年),汉武帝时大臣。《史记·平准书》载,桑弘羊系洛阳商人之子,13岁时"以心计"入赀为侍中,因能"言利事,析秋毫",深得汉武帝赏识,被委以重任,历任大农丞、大农令、搜粟都尉..

                      • 爸爸为什么要离开妈妈,他并不清楚,只记得上小学时,爸爸有好久都没有回来了,他还以为是爸爸在外地出差呢!有一天晚上,他睡了一觉醒来,见妈妈一个人坐在灯下发呆,他问:“妈妈!你是在想爸爸吗?”妈妈的眼泪一下就流..

                      • 雏既壮而能飞兮,乃衔食而反哺。——题记家,它不仅仅是一座房子,一座院落,它更是血脉相承,充满亲情的地方,它也是家人共同生活的地方。在这里,每天演绎的是几代人之间柴米油盐的琐事,虽然平淡无奇,但却传承千年,亘..

                      • 星,夜明,也非昼暗,只因白日的太阳,目者才难睹其光源!月,无缺,永圆,只因地球和宇宙的运转,才给人们留下了偏见!人的世界,生命苦短,年华有限,却蕴有悲欢!我们有多少惬意?有多少留恋?有多少忧伤?有多少遗憾?..